◎【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4月10日 星期日

【藝文資訊】陶畫相依,邀您共賞



陶畫相依

無住生心



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兩點鐘,

在台南市新營文化中心

鼎甲窯主人黃怡文與康月足「陶畫相衣」展覽

將呈現陶藝、蠟染畫與手染衣的完美創作。

開幕茶會,由王美霞老師主持

特別邀請劉建志老師、官鋒忠老師及黃唯爾小姐演出小型音樂會。

演出曲目共三首:

【陶畫相依】是一首為此次展出而創作的樂曲,

樂器有吉他、柳琴、陶笛。

曲調中以陶笛與柳琴的對話描述黃怡文與康月足賢伉儷

在創作的過程中相知相惜的感情。

【布與泥的小步舞曲】也是一首針對此次佈展主題的創作曲,

曲調中詮釋布與泥是畫語陶的原貌。

吉他的鐘聲像是出窯的陶裂聲,

象徵陶器創作鍛練後的天籟聲響,

之後,引出布與泥的的小步舞曲,

跳盪的曲風中,像成長的雀躍一般,令人喜悅。

最後一首【祈禱】是旅日歌手翁倩玉名曲,

願藉此曲,期盼世界和平、世人平安。

演奏此曲時,除了主旋律之外,

會加入變奏以詮釋現代心情,

變奏的風格也形成另一種創作款式,

正好與手染或窯燒的蛻變、成型深刻呼應。

本展覽展期為2011年4月24日至5月8日


延伸閱讀:

籬外轉彎的偈陶 王浩一 (刊載於【陶藝】雜誌NO.70

去拜訪黃怡文在善化鄉間的工作室,他說過了鐵道後,看到一處人家的竹籬,轉彎進入小巷,幾步路就到了。門後掩著靜穆的高高低低幾株老樹,不是那種茂盛蓁蔥、草木葳蕤的那種庭院,坦然,疏朗,像黃怡文的眼神。

黃怡文早年習畫,在平面的畫布捕捉光影至美的一刻。多年後,接觸了陶藝,從中有了光影的新體悟:在釉彩沈穩靜謐的表面之下,隨著時間與空間的轉換,光與影不斷改變,一座陶塑,一盞陶杯,一罈陶甕都乘著隨時改變的光影,旅行著,時時有了新的溫度,進而與空間對話了起來。這種驚奇與驚喜的認知,進而改變了黃怡文的創作載體,繪畫成了年輕時候的記憶。至於,多了生活體驗的陶藝表情,開始展現了更多的可能,因為,有了佛學接觸的黃怡文,他把性格柔弱的陶泥,加入了禪思的筆墨。

這次的創作中,有「十方琇」三層疊砌香爐。琇,像玉的石頭。香爐上的釉色像是夜航的櫓聲,低沈而深藏,節奏中帶有穩寂。整個作品就一種釉藥而已,卻是無息地流動著光彩,不耀眼,夜河的光影在風中的翻動有了不同韻彩,有味道極了。黃怡文說這是「地藏釉」,女兒在偶然的機會,從山中的土層挖掘了出來。

至於,「十方琇」的結構有古建築的模樣,擺在桌上,儼然是古城的祈福天壇,圓形的重簷,段落分明的樓身。十方,在佛語中即是:東、西、南、北、東北、東南、西南、西北、上、下十方。十方,十個方向,也是整個宇宙。無事閒觀一片心,黃怡文在戶外焚香的供養爐「十方琇」,給於巧思雅意不畏風之外,更加諸了慈悲哀納受的佛心。

「無心」系列,則是「萬物有心皆可佛」,作品造型宛若圓柱高塔,不是中國傳統的樓閣式塔,比較像是古印度覆缽式塔的上段。以建築而言,這種古塔的塔身部分是一個平面圓形的覆缽體上面安置著高大的塔剎下面有須彌座承托著這種塔由於被西藏的藏傳佛教使用較多所以又被人們稱作喇嘛塔又因為它的形狀很像一個瓶子還被人們俗稱為寶瓶塔

黃怡文以此上半段的塔造型為創作原型,辨識度顯得清晰,他在高處渾圓的壁面,鏤出菩薩自在的身影,靈活的線條,單純的形體,卻匯集著沛然的安慰力量。有時,信手捻花的無心形態,也是靜謐的小世界。黃怡文這次展出的作品,凝重低吟中有迷人的節奏,在生活中,像詩;在佛語中,像偈,佛家所唱的詩句。所以,我稱這樣的精彩作品為「偈陶」。

康月足,黃怡文的妻,兩人聯手再度「陶畫相衣」,這次的副標題「無住生心」,同樣隱喻著「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的信念,凡是帶不去的,決定不要掛在心上;能帶得去的,一定是分秒必爭,不能把光陰空過。康月足以蠟染的技法在織布上作畫,特有低亮度的染色調,重複的封蠟上色,使得畫作有著如窯燒後,天然,又帶有不可預測的美麗。夫妻兩人連理聯展,本來就是令人豔羨的佳話,一人是上釉窯燒,一人是繁複蠟染,都是在開窯與除蠟後才得知作品結果,冥中,這兩人都是盡其在我而成於天的光影旅行者,沒有羈絆,卻又得有醉人的綽綽雲靄。

我很高興那天在人家的竹籬外轉彎,欣賞到黃怡文的「偈陶」和康月足的蠟染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