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4月6日 星期三

【府城人文風情】鐵支路邊的後花園


古典的吳園,是一個美麗花開的願望

撰稿: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樓仔內的厝,樓仔內的富
偌大的府城,處處都是驚豔的人文風情畫,畫中,有赭紅斑駁的牆垣,圈寫歷史的沈潛記錄;有蒼老虯勁的老樹,聆聽樹蔭下耆老的軼事典故。台南小吃一向太聞名,坊間書冊都將府城聚焦於美食的尋覓與滿足,致使前來府城的訪客,在湯湯水水之間來去,味蕾搶渡關頭,霸氣地成為府城的代表,殊不知,除了琳瑯滿目的知名小吃之外,府城還有更值得流連的地景,比如說:吳園。
吳園創建至今一百七十餘年,昔日枋橋頭的吳家販鹽致富,子孫吳尚新繼承家業,家境日隆。道光初將荷蘭通事何斌的庭園舊址加以收購,依地勢高低建構庭園,並聘名匠仿照漳州城外飛來峰的形勢,建置假山、池台水閣、奇花異木,美輪美奐,名為「吳園」,俗稱「樓仔內」,與板橋「林家花園」、新竹「北郭園」、霧峰「萊園」等號稱台灣四大名園。當時府城有諺:「有樓仔內有的富,也無樓仔內的厝;有樓仔內有的厝,也無樓仔內的富」,可知吳家當時的財富。連雅堂於〈台南古蹟志〉亦言:「園亭之勝甲全台,而飛來峰尤最。」,亦見吳園宅第庭園構築的精美雅致,一時稱絕。


歷史滄桑堪玩味,飛來嫻雅盡美姿
吳園是台南府城的後花園,曲巷迴廊,流水亭榭令人流連,過去如斯,如今依然美不勝收,只是,園林前方由私人庭園、台南公會堂、中山堂、社教館,幾經波折的歷史,之後定為古蹟。代代改易的滄海桑田,使得吳園漸漸隱翳市廛,現今侷促台南市區一隅,僅餘「仿飛來」假山、水池、池畔閩南平房一排九間、捲棚歇山頂四角涼亭與六腳攢間涼亭各一座、石砌廊道和一畔庭園,整體而言,還保有部份的傳統閩南園林風格。近年成立吳園園區,包含前棟歐風建築臺南公會堂、右側日式食堂柳屋和閩南園林吳園,形成一個東西風格合併的吳園藝文中心,園區就像府城的後花園,靜處一隅,嫻雅地迎接每一位訪客。


做夢這件事很重要!
今年一月,這座美麗的後花園,終於委外成功,一群充滿活力的年輕人取得標案,以活化的思維與創意,賦予這座充滿古雅風味的園林新的契機。園林取名為「半日閒人文茶飲」,結合展覽、表演及品茗等多功能,將清代名園化身為一處集戲劇演出及喝茶、藝文欣賞等多功能用途的好去處。
〈鐵支路邊創作體〉是一群平均年齡不到30歲的小伙子,他們對於創作有著無比的熱誠,在他們所熟悉的土地台南,用各自所學的專長,發揮創意,說出他們的故事。在過去幾年,他們編導過許多劇場演出如〈花人〉、〈夏˙綻˙鐵戲劇祭〉、〈收信快樂〉等,以及記錄片「紀錄花開」及實驗動畫短片〈食語獸〉等等,96年、97年接連兩年獲得台南市傑出表演藝術戲劇團隊之肯定。
〈鐵支路邊創作體〉藝術總召林信宏表示,創作體的成員生命的經驗都與鐵支路與有關,鐵路,帶著他們負笈他鄉求學;多年後,鐵路又帶著他們回到家鄉,鐵支路上有火車在行走,火車頭帶著他們看見生命的願望,對他們而言,一個創作的開始就像鐵軌上的火車一般,風動不息、週而復始,形成源源不斷的動力,推著他們的夢想一直往前走。他說:「現在的孩子都很不會做夢,那是很可惜的事。」他帶著很多年輕孩子在表演藝術中找到感動的能量,比如說他將帶領一班國中生在暑假中演出,他覺得那是一個機會,讓課業繁忙的國中生有做夢的機會。


以劇場的心情做茶
現在,他要用劇團的心做一個人文的夢,那是擘畫〈半日閒〉的初衷。在吳園展開的這個空間,將會是茶飲的星巴克,因為這裡的空間是舒服的,偌大的室內,沒有隔間的藩籬,開放式的榻榻米,一式排開,坐在這裡品茶的客人,或端坐或斜靠,輕鬆自在。捧在手中的茶碗,是來自日本的家賀地區的九谷燒,色澤溫婉古蘊,不同外邊的泡沫茶飲,在〈半日閒〉裡的每碗茶,茶品高尚,味道雋永三變,短短時間內可以品味三道不同的變化,讓大家了解茶是可以上癮的好東西,這就是〈半日閒〉品味的堅持。茶碗、茶席以及放眼望去的園林美景,這一切的總和,就是舞台的概念,所以,他們是以劇場的概念做茶。爾後,〈半日閒〉還要利用吳園的週邊環境,多方籌畫藝文活動,創意市集、在亭台說書,戶外表演劇場等等,讓吳園的生命活化。

一個美麗花開的願望
鐵支路邊的年輕成員曾堅定地說:「我們有的只是一顆年輕熱誠的心,想藉由藝術來為自己從小長大的土地發聲。」半日閒負責人郭峰任也曾說:「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像花。」他們曾以創團作《花人》說完一個故事,一個關於想要當一朵花的一個人的故事。在吳園,一百多年來,花開花落,很多美好的種子,帶來花開美麗的夢,我相信,府城年輕有夢,鐵支路邊的〈半日閒〉,是一個值得驕傲的擔當與起步。



刊載於2010年4月南市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