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3月8日 星期二

【南方音閱】我想作一個人─音樂人生KJ

2009年冬天,正為學測苦戰悶讀
突然客廳傳來貝多芬第一號鋼琴協奏曲中華麗的cadenza
我前去一探,正好撞上他自信滿滿的神情說道,我想作一個"人"

那是金馬獎特輯,正報導當年入圍金馬獎的影片
這一部"音樂人生KJ"在事後奪下最佳紀錄片、最佳剪接與最佳音效
我為此特地上台北只因想在大螢幕前好好感受,所謂音樂人生

導演張經緯用七年的時間記錄香港音樂神童黃家正(英文名簡稱KJ)的成長歷程
11歲的KJ拿下香港校際音樂節首獎後,
在父親的陪同下前往倫敦與捷克巡迴演出
11歲的他已是天縱英才,言行舉止間對音樂的執著表露無遺
尤其在他用生澀的英文與樂團溝通時
"但是他這裡不該慢,我都彈這麼快了,許多音都作得到,他就作不到?
對我來說這樂章就是不能慢"
然而KJ強烈吸引人的地方並不僅只於此

KJ:我的人生沒意思
導演:你的都沒意思那麼誰的會有意思?
KJ:真的沒意思。我雖可學琴,但很多人很悶

導演:你不快樂?
KJ:我快樂,但很多人不快樂
導演:你為他們不快樂?
KJ:不是
導演:你覺得世界不公平?
KJ:不是
導演:不完美?
KJ:對,世界不完美

"為什麼手指會彈琴?為什麼我會說話?會思考?為何有人?"
小KJ說到這裡突然變得極度憂傷、泣不成聲
他家境優渥、才華橫溢
生活中最大的苦惱竟是源於一個亙古不解的謎題
看著流淚的小KJ我感到鼻頭一酸
想起簡媜"船是背叛岸的"一文中,那臨水自照、追索船的源起的孩子
但我感覺KJ不只是對生命過早地發出叩問
他也同時懷著不易被人覺察的、悲天憫人的情懷
沒有人會想到
他皺眉毫不留情抱怨哥哥的大提琴拉得實在不行時的背後
他也思考著生命的何去何從
不只是自己的生命,是千萬人的生命
小KJ擔在自己心上,苦苦找一個答案

17歲的KJ是翩翩美少年
他自負近乎傲慢
在演奏與指揮上充滿超凡的魅力
甚至可以狂放地對學弟們說
"我要啟發、豐富你們的人生,讓你們的生命充滿色彩而不是只有黑白..."
而緊接這句豪語的是
"我感覺得到的,你們一定也感覺得到,因為我們都是、都是──human being"
褪去稚氣,白淨的臉上仍不脫早熟的憂鬱
KJ是否找到他童年級時急欲追所的答案?
在電影開頭,17歲的KJ以虔敬沉穩的口吻說道
"我想作一個──human being,一個有意義的human being"
導演以透過剪接與時光交錯的手法
讓長大後的KJ開宗明義點出
這一部音樂人生,重點並不在音樂二字
而是"人"

眾人眼中的音樂天才質疑音樂對自己的意義
那大不韙的精神就像他質疑世上是否有神一樣
音樂就是要用來榮耀神嗎?
KJ更質疑生命的本質
直到17歲,他還在持續追尋答案

"我的終極目標是作一個人,有良知,有人性,最重要得有人性。"
好玄妙的話,但KJ說得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