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1年3月18日 星期五

【生活印象】一閃一閃亮晶晶


三月開始,
南方講堂的課程在台中的「愛心學園」啟動了。
第一講開講時,
整理簡報的當下,
腦海浮現十八歲那年赴笈北上的畫面,
台中的街景,在一一倒退的車窗口,
定格成永遠的記憶。
我沒有李後主「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的慨然,
但是,一個離鄉多年後的遊子,
此刻再回家園開設講堂課程,
青春容顏成為僕僕滄桑,
稚嫩的燦爛轉成拈花微笑的感恩,
我很感動,在所有的記憶中,
有母親的召喚在無形中支拄著我的
一步步回家的力量。

母親往生已將三載,
但是屬於母親的記憶。
永遠與家鄉的點點滴滴深刻連結。

記憶中那一年,我還是稚齡的孩子,
萬念俱灰的母親幾乎在寺廟裡落髮,
外婆聞訊,驅策我們去廟裡央求母親迴轉心意,
內新庄,知覺院,大姊牽著我尋步找去。
寺廟在幽深的山麓,
蜿蜒的路如此漫長,
害怕失去母親的悲傷,
讓五歲的我,一路走得哭哭啼啼,
大姊拉著我,加快腳步,
她一向是急性子,
而我一直都讓她覺得累贅,
所以,當時我幾乎是被拖著、抱怨著哭啞了聲音
我們穿過一片又一片的田野。
在台中,冬天的田野休耕之後,
恆常是栽種著油麻菜仔花,
一畦又一畦的油麻菜仔花田,
彷彿永遠走不完的黃色迷宮,
而母親在哪裡呢?

母親落髮之前,庵裡師父看著哭哭啼啼的我們,
放下已為母親備好的袈裟說:
塵緣未了,回家吧。

母親安靜地牽著我們的手,
一步步沿著土石路,走回家。
年幼的我,無法體會母親當時的心情,
直至後來我才明白,
成長的路上艱難的歲月早已為我們等待,
家業起高樓,家業樓塌了,
離散的親人,傾壺絕餘瀝的困窘境遇,
都考驗著我們的生命韌力。
母親在屢經苦難絕望的谷底,
卻沒有拋棄我們,甚且為守護我們拚命求活的決心,
是在那一路回家的路上就已經承諾了。

慢慢的回家路,
那時,傍晚的原野寂無人聲,
一兩隻歸鳥慢慢地遨翔歸棲,
我們又循著那一片油麻菜仔花田走回去,
漸漸,天色已頹,
黃昏的光嵐,
軟軟地照在黃澄澄的一片花田上,
風中,一朵朵的花影搖阿搖,
搖得好像一片笑嘻嘻的容顏,
我又墜入那一片走不出去的黃色地圖了,
但是,這一次,走多久,都沒有關係了,
因為媽媽牽著我們的手,
我有一份安然,
而且,如果姐姐再罵我,
我有媽媽可以告狀,
母親不再離我而去。
油麻菜仔花從此成為我一生中最溫暖的記憶,
溫暖的黃色圖騰,
是那一份堅信永不被拋棄的記憶。

記得那天,天翳陰暗,
月亮尚未升起時,
母親牽著我的手,
指向天邊升起的第一顆星子說:
當天上第一顆升起時,
你許個願望,
它都會實現喔。
我許了願望,
母親問:你許了什麼心願?
我說:我要上大學,讀很多書…
母親聽了很傷感地說:我們這種人家…很辛苦的…你要加油。
我知道,母親的擔心是因為在那個年代裡,
窮苦人家的孩子沒有享受豪邁願望的奢侈權利,
但是,自此之後,我一直相信母親那天說的:
只要願望誠懇,我一定可以實現,
那一閃一閃亮晶晶的星子,
就像一個母親的力量,
在我人生路上堅強我的步履,
因為那是母親的信仰。
即使在國、高中時期,家道困頓,
即使在上大學時,
拼命去工廠作女工賺學費,
我都無怨無悔,
因為母親知道:星星永遠會閃亮,
我就帶著星子的希望走下去。

此去經年,時光流轉,
那一年的油麻菜仔花田記憶仍然清晰,
我帶著一份感恩的心情,
開始台中講堂的第一次課程,
講堂裡,聽眾濟濟一堂,
讓我的眼眶裡有感動的淚。
紅樓夢,是一個青春的故事,
在青春的歲月裡,
十分慶幸我的家鄉給予我這麼多的美好回憶,
因此之故,每個月一講「紅樓夢」,
我會更用心,讓家鄉的家人、師長、朋友都知道:
因為你們,我才能今天站在這裡,
分享生命的愛與感動,
那一閃一閃亮晶晶的願望,我們是一起實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