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1年3月11日 星期五

【府城人文風情】阿公的茶香歲月—百年老店「振發茶行」

撰稿: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釀在午後的茶香

靜靜的午後,東市場的喧囂人群已然散去,老香舖的師傅,正在陽台翻曬剛捻好的香枝,佐藤紮紙店前,偶有風吹動著一座座小巧的紙紮藝品,這一刻,民權路,好像一下子老成了,街道在市廛中鬧中取靜。振發茶行,嚴燦城老先生坐在木製櫃臺前,看著過往行人,他凝定的眼神,彷彿看著幾十年的歲月在眼前走過,阿公與店,有一份相廝相守的情份,振發茶行的歷史,就是阿公的一生,茶香中,寫著他的青春、壯年與老來的回憶…

百年錫罐,好裝茶

1860年,嚴氏先祖嚴朱先生在五條港創立盛發錢莊,後因為人作保,使錢莊經營陷入窘境,不得已改做茶行生意,之後,遷至民權路現址,因此之故,嚴氏便以「不得為人作保」的家訓警戒子孫。茶行至今歷經四代,在現今老闆嚴燦城的父親嚴鐘奇那一代發揚光大,商業通路從產地採買至店頭行銷,一手包辦。早期從大陸進貨,品種為武夷山岩茶,當時茶葉裝在錫罐中,上貼紅紙並書其字:狀元、榜眼、探花、金花、大王、古井、龍吟、虎嘯、青獅、玉樹等等三十多個名稱,遒勁有力的字跡既標誌茶葉不凡的品等,也代表武夷山上的36崖,均是產茶寶地。這些百年錫罐是振發茶行最具歷史的標誌,每一位來這裡買茶的顧客,驚豔之餘,都忍不住要拍一張照片留存。阿公說那時店裡經濟並不富裕,無法一次購買這麼多錫罐,因此,每一個錫罐都是分期購買下來的,保存至今,彌足珍貴。早期茶罐裡裝著從大陸五夷山買來的名茶,隨著台灣經濟起飛,茶園大量發展,焙茶的技術也凌駕對岸,因此,茶罐改成裝滿來自台灣各茶園的好茶,錫罐依舊,茶香不墜,振發茶行的生意如川流水暢,蒸蒸日上。老錫罐如今已見斑駁且有漫漶的鏽漬,手工打造的凹凸表面,沈澱著滄桑的印記,令人發思古之幽情。

卜餘甘,不夜侯

一踏進茶店,一整排錫罐的木架是最顯眼的擺設,架上有一幅對聯「家植狀元榜眼探花佳種\枝分北苑建谿小峴名區」,上聯說明名茶種的品等,下聯述說茶葉的產地,橫批書寫「姓卜餘甘氏官封不夜侯」,雖然已無從考證對聯文句出自何人之手,但是,將茶擬人化,並冠以姓氏且風官職的稱呼,百年老店的歷代主人愛茶惜茶之情,於此可見。木架前有一老式櫃檯,材質堅硬,因為歲月的挲摩,木質表面泛著亮光,阿公最喜歡為好奇的顧客示範這個櫃臺的妙用,原來它是一個活動櫃面,上面有一個方形小洞,每天市集忙碌之時,掌櫃就先將收取的銅錢、銀兩丟入其中,外人無法探手取得,等到打烊時,再由內側拉開結合板,取出銀兩,計算一日所得,這種古老的櫃臺,現今已成為珍貴的古董了。茶店最暢銷的是四兩重的茶包,日治時期烏龍茶是店內主力商品,現今依客群不同,茶品也多樣發展,由於老店招牌吸引許多本觀光客到店買茶,老當益壯的阿公還能說得一手流利的日文與日本人作朋友呢。

信義招財,以為記

阿公的店裡,櫃臺上有一張白紙黑字的字條「信義招財以為記」,那是阿公的座右銘。阿公在十八歲那年從台南一中畢業,因為父親遽逝,毅然放棄繼續深造,扛起一家十四口的生計。年少的他,除了焙茶的家學功夫之外,更四處謙虛求教學做生意的竅門,當時經營觸角擴及水泥、菸酒買賣等等,是振發茶行事業的高峰。與阿公閒聊過往,最令人佩服的不只是他的創業能力,更可貴的的是他保有老一輩人可敬的德行,做生意,他講究「信義」,所以凡「振發」二字,便是品質保證,經年來茶行買茶的顧客,沒有人試茶才買,因為,阿公做生意的信用眾人皆知。對待家人,他更具有無私的氣度,當年茶行登記產權,阿公本可以獨自擁有,可是他把產權與其他四位兄弟共享,棠棣之情無人能及。阿公一生為持守家業,敬謹操勞,無怨無悔,從年少至今,他節儉素樸度日,每天開店門打理茶行生意,十年如一日,他的有為有守,正足以為年輕一代的典範。

歲月靜好,好歲月

有許多的日子,一樣的午後,我坐在這間老茶行的長板凳上,看著阿公包茶,

阿公以熟練的技巧,將兩張的白紙,沈沈穩穩的包住茶葉,並整成一個方方正正的造型,然後,蓋上印章:「元會境,振發茶行」,之後,又蓋上一個望之即甘的茶葉造型,赭泥的印刻,兩者都有百年以上的歲月,那是振發茶行的傳家之寶。阿公為每一位上門的顧客包茶,我看著他包茶,什麼思緒也不想,只在紙包與茶香中發呆,這樣的午後可以驅走煩擾於胸的煩惱,沈澱空明的思緒,於今回想起來真是很奢侈的享受了,人說:「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體驗,不正是如此嗎。

潛居府城的日子,你是否也有一個那樣舊情綿綿的午後呢,如果你來民權路,記得,轉個彎,暫且拋去匆忙,阿公的百年老茶行,有一方靜好歲月為你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