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3月6日 星期日

【旅行】鐵路環島山海戀幸福之旅

之一:跟著火車去旅行

「火車快飛、火車快飛,

穿過高山,飛過小溪,

一日要走幾百里…」


記憶裡總有那一首輕快的童謠,

是很多人心裡飛揚的旋律,

火車,是一個流浪的夢,

當汽笛聲聲吹起,

遠行的人肩起行囊,

要去不知名的遠方,尋夢,

輕輕的揮起衣袖,

車站裡,愛人的眼淚,家人的擁抱,

都成為離家之後的日子裡溫存的記憶。

小時候,家住台中市復興路,

沿著復興路,有一條平行的鐵軌道,

向南向北縱貫著旅行的腳步,

那時,小小的年紀,

每天背著書包數著路邊的行道樹

一棵、兩棵、三棵…一百三十三棵就回到家。

回家的路上,學校規定要排路隊,

威風的路隊長,

一人管理七八個囉嘍,

沿路或踢正步,或喊口號,或唱兒歌

路隊聲勢喧嚷地穿行,
每一次,總要引來路人側目,

並且口口聲聲稱:讚!

方才覺得這趟回家的路,

走得有模有樣,像是一回事了。

而「火車快飛」就是我們最愛唱的歌,

稚嫩的童音,昂揚的氣勢,

與路邊不斷呼嘯而過的火車同行,

成為我童年時最又力氣的記憶了。

猶記當時,

我常望著那快閃的火車,

瞬間飛逝的窗口,窗口一個個身影

心裡想著,他們遠行的方向到底在何方?

在那個年代,能遠行是一種幸福,

因為孩子的心,有個流浪的想望。

這個流浪的的夢想,

在高中畢業負笈北上那一年實現了,

父親載我到台中火車站,

由於一向嚴厲的父親與我甚少互動,

火車尚未到站時,

我提著行李,等在月台,

竟不知該和他說什麼離別的話?

父親顯然比我更焦慮,

背著手,走來走去,

偶爾問一問:衣服帶了嗎?鞋呢?書呢?

台北不好買東西吧?

他喃喃地說道,其實完全也沒有想要我回答的意思。

終於,火車來了,

父親彷彿也得到救贖似的,

臉上有的解脫的笑容,

拎起行李以歡欣的心情躍入火車的我,

告訴自己:火車快飛,火車快飛,

流浪吧我的夢!

然後心裡響起一個歌聲: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如果你錯過我搭的火車,

你就知道我已走了

你可以聽見汽笛聲拖響百哩長」

很浪漫的一首歌,

當時雄心萬丈的我以為:

火車的長征是一條壯闊的路,

奮力揮別後,我必然可以勇敢前行,

卻沒有想到,火車未過豐原,

離家未達五百里,

我的淚水就流下來了,

即使火車如此迷人夢幻,

那時的遠離仍然充滿切斷臍帶的傷感與失落

我原來還是戀家的。

我以為自己不會離家太久,

沒想到,火車那年帶我離開心愛的家鄉,

從此,台中就是我夢中時時想念的地方,

家鄉,是我回不去的童年。

教書後,沒課的日子,

坐火車,成為我一種思鄉的方式。

每年生日那天,

我就會買一張台鐵的來回車票,

坐一段路,享受風吹車窗,

景色徐徐替換的感覺,

並且複習流浪的記憶。

如果可以,就坐長長的一段路,

回到很靠近台中的地方,

如果不可,就短短地

從永康到保安的車程一小段路也好,

轂轂的車軌前行,

輕輕地祝福自己:生日快樂。

有一年,有一個學生

她喜歡蒐集鐵軌的小石子,

送給我一顆石頭,

她說:把石頭丟向火車前行的反方向,

然後,就像拋掉這一年不愉快的記憶。

那是一個很特別的生日禮物,

從此以後,我記得:

把石頭丟向身後,

讓火車開向前頭,

開向很光明的:下一站,會更好。

時常,一個人坐火車是為了沈澱思緒,

火車旅行讓我一次次整理自己,

偶爾,會玩玩丟石頭的遊戲,

因為丟去的石頭,像陰霾的塵埃,

拋去之後,讓自己更有力量。

3234日天氣晴,

跟著一群認識與不認識的朋友坐火車去旅行,

好朋友廖怡芬為了回饋長期參與大鷹旅行社活動的朋友

因此規劃了一場山海之戀火車環島之旅

三天兩夜的火車之旅,

是過去未曾有的火車經驗之行,

整整三天的環島,

人好、事好,旅遊的心也好,

因此,值得記憶。

從此,我發現:

原來搭火車也可以這樣聲勢浩大的

手牽手,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