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1年2月19日 星期六

【南方音閱】不只是音樂家─東方珍珠Midori(五嶋 みどり)



我其實是先認識Midori的弟弟五嶋龍(Ryu Goto)才知道Midori的。還記得幾年前那個午后哥哥和我待在唱片行裡,搜尋著架上的new arrival,CD封面上五嶋龍年輕俊朗的外型很難不被注意,我拿下來細看專輯背面的演奏者介紹──七歲即演奏超高難度的帕格尼尼小提琴協奏曲、就讀茱莉亞先修班、還精通空手道與吉他、並且將進入哈佛大學攻讀物理。我驚聲詢問哥哥知不知道這等人物,他皺眉細看,回答道,這是五嶋綠的弟弟耶。五嶋綠? Midori啊。Midori?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Midori的名字。

感謝發達的www與Youtube,我很快知道Midori不只是早慧的天才,更是日本國寶級的傑出音樂家,享有「東方珍珠」的美譽。頭一回聽她演奏音樂,就是我極喜愛的柴可夫斯基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第一樂章。我並不會拉小提琴,但Midori拉琴的姿態深烙我腦海,我不斷想像、擬仿她在琴弦間奔放的手指;我也不懂深度小提琴迷談論的黏性弓法云云,但Midori每一個飛弓、跳弓,都撩撥我底心由衷的沛然感動。Midori身形嬌小,出場時沒有華麗誇張的裝扮,時常就是以一襲素樸典雅的禮服、簡單輕輕挽起的髮型亮相,並隨身攜帶一塊手帕方便表演時墊在頸間。Midori拉琴的姿勢也極具個人特色,第一次看她拉琴,我不免驚奇於她脖子擺放的角度,套用優雅等詞彙是牽強也是無意義,但Midori演奏時散發的氣息,讓我毫不懷疑,她是傾注整副生命的能量於音樂之中的。我緊抓她微皺的眉頭、若有所思的眼神,讓她的音樂帶著我去看她所能見、而我無法見的。

在小提琴演奏事業之外,Midori其實不只是音樂人,早在她二十歲出頭她就籌辦了 "Midor i& Friends"、"Music Sharing"等非營利組織,於美國、日本等地推廣音樂教育;她也是聯合國的和平大使。此外,Midori最為人好奇也津津樂道的大概是,她在十五歲那年毅然決然離開茱莉亞先修班;後來她在紐約大學念到心理學碩士。這段心歷路程,Midori在以下這段訪談中有詳細的自白。

Q(武漢河):你當初為什麼要離開茱莉亞音樂學院?我認為你是要追求獨立於任何特定的老師,而由你自己來探索音樂。我的想法對嗎?

Midori:對離開茱莉亞音樂學院,我當時的想法是明確和堅定的。簡單地說,對我來說,在一個不同的環境中探索我自己的音樂學習的時候到了。在其他的原因之外,我有某種自主學習的願望。多種因素的綜合使我做出了這個決定,一個對我作為青春期少女(teenager)來說不容易的決定。

(關於進入紐約大學研讀心理學的部分)

Midori:當我進入紐約大學時,我並沒有特定的想探索的領域。開始,我以為我會進入更明顯地與藝術相關的領域,但是當我讀了心理學緒論引言課程以實現核心課程的要求時,我完全被它吸引了。我一直都是對人,對人的精神心理及行為極感興趣的。所以我說我最後學了心理學是很自然的。第一課心理學課程就激勵了我,使我在一個更深的,更知識的層面去探索我的興趣;我最後獲得了這個科目的碩士學位。

這樣的經歷大概讓Midori更能賦予音樂不同境界、深度的多層次詮釋與想像。音樂無疑是她的志業,但她對生命本身的探索、追求與延展,更讓Midori不只是音樂家。

PS1. Midori全名是Midori Goto,但她多用單名Midori(日文是綠、翡翠之意),台灣多音譯稱她宓多里,或五嶋綠。Midori的小提琴啟蒙老師是她的母親。



PS2. 本文所提供的Youtube影片連結,是柴可夫斯基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第一樂章中個人最喜歡的片段,每次樂團演奏磅礡華麗的主題時,我都有泫然欲涕之感,彷彿一切都將在這雄渾的樂音中昇華;而緊接在後的小提琴獨奏炫技(Cadanza)卻放慢了速度,舒緩的節奏將聽眾從激昂的火光中再度拉回人間,琴音纏綿有情,進退留白間如同殷殷的叩問、懷想,也是我以為整個樂章的靈魂,更是展現獨奏者內力與音樂性的指標。各位好友不妨聽聽,Midori對這段獨奏的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