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1年2月19日 星期六

【你說我說】台北奇遇記

四天三夜的台灣醫學生年會,應該算是認識不少人吧,如果說微笑淺談幾句留個名片臉書就算得上。我很認真上完相關課程,吸收那些或有趣或無聊的老年醫學相關知識,覺得最有意思的還是學長姐們的醫學生涯分享。最後一天,說真的早上的課很充實,與TMAC結合的學生自評、與學長姐有約,我身為醫學生的生命藍圖好像多了不同的方向與線條,自以為視野開了點,熱血有些沸騰。但,我還是放下下午的閉幕式與惜別會,提早離開了,不為什麼,我想去眷村小店,我覺得這回不去以後上台北也不見得有機會去了。

早聽說吳興街附近有名的四四南村,對眷村文化與美食一向好奇的我早就想試試,無奈發現年會行程緊湊,且午餐晚餐不是便當就是自助式餐點(其實很用心很好吃啦)每天的活動進行到晚上近十點,大概沒機會去嘗試了。但方法畢竟是人想的──在此得坦承我翹了馬偕紀念館的參訪,興沖沖地跑進注意了兩天的「眷村小店」,期待來場味蕾的極致饗宴。然而點餐區用餐區廚房加起來約莫五坪大小的眷村小店,似乎並非如我想像的,提供中國大江南北各地米麵饅頭。心裡頭有些失望,可我早認定了那天的午餐要吃眷村小店,無論如何也要點個什麼,就要了個椰漿咖哩豬排飯,水果原味泰式辣味醬料各半,外帶,只因為突然很想滾回自己待的小窩去,忘了這一路等接駁車轉車要耗掉至少半小時,就這樣聞著手上一袋香濃醇郁,感覺它的失溫。但是...仍然好吃!我不得不這麼說。更堅定了回南部前要再去一次的想法,除了它成功收買我的胃之外,其實最重要的是,我臨走前對老闆娘隨口說了句,「我下次再來試試!」老闆娘有著熱情開朗的笑容,是那種,讓人看了也會不自覺跟著一起笑開懷的美麗笑容。在我遲疑地問她豬排與肉片的差別時,她笑著說要是不介意吃點肥肉,他們店裡的肉片烹煮得好吃極了,我該試試的。我又笑了,點了豬排,答應她下回再來試試,一時間渾然忘了,兩天後我就要告別這陰雨的城市回到陽光暖和的南方。

可我實現諾言了,儘管點餐時,我感覺得出老闆娘其實沒記起我兩天前才出現過,但我心底仍暗自開著一朵達陣成功後的得意小花。默默自己一人吃飯其實不無聊,我接收著小店裡四面八方的聲音,來自老闆與老闆娘的、點餐學生的、鄰桌夫妻的,隻字片語,足夠餵養我的想像,再吃一口酸甜辣的椰漿咖哩,原先淋了雨而狼狽不堪的我縱使一人吃飯也極幸福。

直到許允出現,讓我的這一餐很是不同。他原先只在老闆身旁打轉,喝著一瓶牛奶,扭個沒停,但突然的四目交接,我感覺他眼裡有股慧黠,猜測他是誰家的小孩(因為老闆娘讓我想到我媽,而我媽有這樣年幼的孩子有點怪)。沒多久老闆娘開口了,要他安份點,到角落裡的姊姊那桌去坐著,也就是我這桌。我看著他走來,心裡只覺得好有意思,許允坐下來,定定地看我,我笑著說你好,他也很大方地向我問候,接下來似乎是一番客套,小學一年級的他與大學一年級的我詢問對方在哪裡念書,住哪。許允接著問我,妳喜歡唐詩嗎?我愣了會,笑著答道,喜歡啊,我在你這個年紀整天抱了本唐詩背呢。許允興致來了,他說,那麼我考妳──故人西辭黃鶴樓!我一時間還沒回過神,只反射性地回道,煙花三月下揚州;許允接著,孤帆遠影碧山盡;我趕緊收結,惟見長江天際流。

就這樣一來一往,他考了我不下二十來首唐詩,其中不乏讓我語頓答不上來的──小時後熱切背唐詩期許自己能背完一整本的雄心壯志,早在升上國高中後被成堆的考卷消磨殆盡,許多詩句只是看過而已,甚至一首詩只記得其中兩句,談不上能背了。許允問我王維的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中「遍插茱萸少一人」是什麼意思?我問他知不知道題烏江亭裡寫的是誰?他說妳知道人家說陸游很愛國嗎?我說那你知不知道這些詩人的稱號呢比如杜甫是詩聖李賀是詩鬼?他說最喜歡李白王維和陸游,那我喜歡誰呢?我認真想了許久,老實跟許允說,我不知道。他說他喜歡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這兩句,覺得寫的很有意思,挺好的(別懷疑,這就是許允的措辭,考詩過程中幾乎是一口京片正音的他還不斷糾正我的發音,天啊!我儘管身在南方可從小也讓人稱讚是口齒清晰字正腔圓的)。那我喜歡什麼詩句呢?我又想了許久...跟他說,其實比起唐詩,我還是比較喜歡宋詞。宋詞?那是誰寫的?跟唐詩一樣,是一群人寫的,唐朝興詩,宋朝盛詞,我賭你以後也會喜歡的。

好了你讓姐姐吃飯吧她的咖哩都要涼了。妹妹妳紅茶喝完了我再給妳倒一些好嗎?姐姐跟你說的那些詩聖詩鬼啊要記起來喔。謝謝妳跟他聊天妳真有耐心。妳也是北醫的嗎?喔不是,可妳也是醫學系的啊,妳以後一定是個好醫生。好了你話真多,姊姊回去大概可以寫篇台北奇遇記了。叫姊姊轉學來台北好了這樣她就能常來陪你。媽媽親暱地親了兒子,說他常說將來要念建中、台大。我說一定可以,許允好聰明。

只能凌亂記下我還記得的一些對話,不要串連了,當下的情緒留在當下事後的挖掘此刻的我覺得有些矯情,不適合真性情的小店父母兒子。我給了許允我的名片(為年會而印的),許允握著筆桿努力寫下他的名字還有郵箱。老闆載著許允回家因為他該寫作業了,臨走前他鄭重地從一袋巧克力糖中挑了一個給我,我們很開心地,揮手道別。

遇見許允之前,年會裡激起的對未來生涯的無限想像正擴展。
遇見許允之後,我在想這幾天常聽到學長姐們說的,如果對生活有怎樣的不滿足,想找一點改變──那麼這就是我遇到的改變,我美麗的邂逅,我的小小幸福。靜靜的,定定的,像一股暖流,不用風起雲湧,就是耐人細讀的故事。

謝謝你許允,在這個陰雨的午後,讓我重溫了童年,讓我分享你的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