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1年2月26日 星期六

【你說我說】為美而生,為美而死──黑天鵝

昨天下午興沖沖與同學相約去看「黑天鵝」。由新生代女星娜塔莉波曼主演並奪下金球獎最佳女主角、以柴可夫斯基著名的芭蕾舞劇「天鵝湖」為主線等等,加上媒體不肯放過的賣點─幾幕限制級場景,黑天鵝的呼聲之高可想而知,在台灣可說未演先轟動。2/25上映,我們搶了首場,一些小小感想,還沒看的朋友不妨先觀賞電影後再來一同回味吧~

天鵝湖的故事中,纖細美麗的少女被下咒而困在白天鵝的軀殼,唯有真愛能解除魔咒;然而她貪婪的雙胞胎黑天鵝引誘王子,奪走白天鵝唯一的希望,心碎悲傷的白天鵝遂跳崖,在死亡中尋求自由的可能。芭蕾舞劇中黑白天鵝必須由同一舞者演出,她必須要能詮釋純潔的白天鵝,也必須是充滿野心與情慾的黑天鵝。娜塔莉波曼飾演的年輕舞者妮娜,好不容易得到舞團總監青睞得以挑大樑演出,但在母親長久以來小心翼翼的保護下加上自身個性使然,妮娜雖能是純潔靈動的白天鵝,卻無法表現黑天鵝銳利、情挑的鋒芒。為了發掘內心的黑天鵝,她陷入兩個自我的拉鋸。網路上不少影評寫得既到位又有獨到見解,我呢大概就只是想說說我的感動吧──劇情與畫面的設計在驚悚之餘,仍是讓人感動不已,當瀕臨瘋狂邊緣的妮娜掙扎著上台演出,是令人幾乎墮淚的執著,是白天鵝迷惘但執著的尋尋覓覓;演出黑天鵝前,她在休息室殺死了將取代她的替補對手,此時她成為完全的黑天鵝,眼神挑釁、舉手投足是蓬勃生機─霸氣、有野心的那種,成功抓住全場觀眾的目光;接下來呢?已經是誘惑了王子的黑天鵝的她,將如何再變成神傷腸斷的白天鵝?最後一幕開演前,妮娜赫然發現她的競爭對手莉莉仍然安在,原來那一場殺害是幻象,而身上不知何時插入了一截刀片,鮮血正緩緩流出,她的眼淚也潰堤,明白自己大概不久於人世了就像那選擇自盡的白天鵝,她仍要上台跳那最後一段,死亡前最後的旋舞。在如雷掌聲中,她眼裡是太深的憂傷與僅存並將隨生命消逝的一絲眷戀,縱身躍下,她終於攫握一直渴望達到的完美。

有個應該要提到的角色就是妮娜的對手莉莉,我並不覺得她真有占那麼重的份量,整部戲中她的出現,在我的想法裡只是個象徵,從妮娜在甄選上跳黑天鵝時她突然的闖入即是種宣告,妮娜從此勢必要陷入黑與白的掙扎。那場妮娜自以為與莉莉的溫存,有人認為是因為妮娜被莉莉迥異於她以往認知裡的狂野所吸引,我以為那或許仍是種象徵,黑天鵝的潛質在此時完全浮現,妮娜成功了,她已黑暗得足以讓自己狂放、癲痴地去lose herself.

看過熱門大片全面啟動(Inception)的朋友們應該都還記得,故事最後不斷旋轉的錐形陀螺,引人玩味,它最後究竟倒下沒?亦如妮娜完成舞劇後的死亡,鮮血漸漸浸濡,她將真的死去抑或,這又是她的幻象?為她的演出心蕩神馳,我自然希望鮮紅恣意蔓延於純白之上的,仍只是幻象。但這樣的辯駁沒什麼意思吧。就讓那是整部電影裡耐人尋味的餘音。

許多人對於「黑天鵝」要傳達的意旨有相似的看法,比如為藝術與美殉死、摧毀自己成就夢想、表演者過分投入後的心理壓力等等。對此我卻詞窮,感覺都有道理(真的是有道理啊)但總覺得帶給我震撼的並不全然在此。走筆至此,我已訂了四月下旬伊蓮娜.歌勒妮高娃與聖彼得堡芭蕾舞團來台于國家戲劇院演出的天鵝湖門票。也許屆時我又能體會到些什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