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2月11日 星期五

【南方園丁】老農夫的心聲



現在的人流行什麼開心農場;
我說種田的人很辛苦,為什麼要叫開心呢?
因為只是玩玩而已,又不是真的下田。

剛開始買這塊地,也是玩玩而已,所以叫它【開心農場】。
沒想到一場春雨,讓草長得比樹苗還要高。
眼看我這田地的草向兩旁田地肆無忌憚的侵略,
不得不痛下殺手,斬草除根。
然而,週休五日的農夫,趕不上老天爺的口水,
整個田地不多久就變成了荒煙蔓草。

隔壁的老伯們(其實比我還年輕)
看我這個細白嫩肉的城市佬在種田覺得很好玩,
跑過來閒話家常(後來一個個成了我的顧問團)。
阿伯說,他有到過日本看過人家的果園係一壠一壠,
用黑布鋪著,不太會長草;
不過,我的田地已種了果樹,而且草長得比樹要茂盛,
看來是沒救了。

我想,到了這番田地,
釜底抽薪的辦法,就是一棵一棵的挖起來,
請耕耘機幫我除草,並且把黑布鋪上,
再把果樹重新種上;
結果死了三分之二,
因為挖起來的時候土柱崩掉了,
又遇到連續數日的豔陽高照。

重新整地後,草是長慢了,
但生命力真是堅強,
只要有一點縫隙就可以活得生龍活虎,
讓我犧牲寶貴的假日,仍是無法抵擋它的綿密攻勢。

所幸,老天有眼,
酷酷的風,讓綠草變成枯草,
雖然果樹沒怎麼長高,
但南瓜卻結起一個個的果實,
原來入冬後草蜂去避寒了。

所以說嘛,有些事情不必太在意啦!
凡事往好處想,你不在乎它存在的同時,卻已在醞釀另一個意外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