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2月8日 星期二

【好書閱讀】書摘分享:霧漸漸散的時候

書摘分享
主題:霧,漸漸散的時候—從陳芳明《昨夜雪深幾許》談起
一、前言:
1.遺忘比記憶還要長,還要寬。
2.真正意識到遺忘襲來時,才迫使自己必須承認,生命早就跨過它的顛峰。
3.年少時期的狂喜與狂悲慢慢退潮,風停水靜的歲月次第進駐生命。
4.留下的這些記憶,經過書寫後,獲得昇華。
5.所有的詛咒,化為祝福;一切的傷害鑄為勳章,而領受過的喜悅也變成永恆。
松尾芭蕉:生命是一期一會的。
二、青春:彩袖殷勤舞玉鐘,當時拚卻醉顏紅
1.我從未忘卻大學時代與詩纏綿的喜悅與痛苦。(多少年前的鐘聲)
2.多少年前的鐘聲,已不純然是鐘聲,而是青春與詩的隱喻,也是歷史與夢的象
徵。(多少年前的鐘聲)
3.星的方位,決定旅路的方向。讓我觸摸到躍動的脈搏,感受到活潑的生命,是曾經受到遺忘的文學。(多少年前的鐘聲)
4.書寫讓我產生期待,也為我開放神秘的想像。想像一旦擦亮火,一條遁逃的甬道便隱然浮現。(青春是一張蝕破的葉)
5.一場驟雨生命像\青春更像一張落葉 那張落葉是蝕破的葉,曾經為它接納過陽光與暴雨。(青春是一張蝕破的葉)
6.人生的重量若可用一首詩來兌換,也算不虛此行。(古典降臨的城市)
7.詩中的每一個字,都各自找到適當安放的位置。該說的都說了,說不出的,都瀰漫在那一幅落日斜陽裡。(古典降臨的城市)
8.青春是那樣冗長而荒蕪;如果有夢,竟是帶來試煉與折磨,並且永遠沒有實現的時候。(希望樹)
9.你們把梯子擱在我頭上只欲證實\那邊早就一無所有(秋葉赴約而來)
10.我們是不曾畏懼的\拔刀的,必須還之以刀\青寒的鋒芒正在前頭引路
(大寒之後,春分之前)



三、走過: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1.許多偶然的、意外的、即興的記憶,有些是註定要埋葬遺忘,有些是為了沈澱累積。能夠走這麼長遠的路,不就是因為經歷了當時的迂迴彎曲與交錯。
(青春是一張蝕破的葉)
2.他創造一個典範:無論是敬服或不服,至少都讓我找到更為從容的空間可以學習、反省並超越。(火紅的詩猶在燃燒)
3.在我知識累積精進的道路,總是有一位競逐的對手相互頡頏追趕。縱然他站在我的對立面,但在這個荒廢且荒涼的思想世界,似乎兩人之間已建立一種特殊無法定義的感情。是朋友或敵人,都必須付出同等份量的感情。(火紅的詩猶在燃燒)
4.我釋手讓許多美好的感覺交付遺忘,換來的是一種刺骨、腐蝕的淒涼。那種淒涼,近乎悼祭,更近乎自我埋葬。(古典降臨的城市)
5.我漸漸可以嗅到生命中清秋的氣味,果實就要轉熟,斜陽是一片慈祥的顏色。在迎接就要到來的收割季節,我無須過份執著揮汗開拓緊張情緒,而應該替換一種整頓與收拾的心情。由於不再偏執,反而覺得整個天地都為我開放。(花開冬季)
6.我發現學院中有一個通病,便是用自己的觀念去解釋現實,而不是用現實來測驗自己的觀念。(花開冬季)
7.詩人在生活細節中發現詩,黃春明在每個平凡小人物找到生動的故事。那些小人物,全然不具英雄人格,在卑微中自有一份人的尊嚴。他們的韌性與無畏,並不訴諸高深理論,只不過是素樸地對自己的土地擁有信仰。(寬容比愛強悍)
8.如果不熟悉的,就不要寫它。黃春明所說的熟悉,其實是意味著誠實。
(寬容比愛強悍)
9.愛是有所選擇,寬容才是涵納一切。(寬容比愛強悍)
10.無論後來自己建立起來的審美有多華麗精巧,都必須穿越最初的素樸淡雅。我相信,所有的閱讀都不會浪費。文學之美,往往是經過細微的累積。(希望樹)
11.在曲折的知識成長過程中,我也真實地體會過什麼叫做絕望。然而,絕望是生命中的一種動力,如果不放棄,絕望往往可以翻轉成希望。(希望樹)
12.每首詩的完成,是因為詩人確實旅行到最遠邊境的想像,在那裡鏤刻真實的感覺,許多人很難企及那要遙遠的邊境,無法理解詩人希罕的旅行經驗,遂輕易宣判詩是神話,是虛幻、是狂想。(昨夜雪深幾許)
13.年輕時候看不懂的詩,在北國早秋的悲涼空氣裡,突然一下子就明白了。跨過半生旅路,頓悟詩集的奧秘之際,我才知道自己年輕的夢浪。美的追尋與死的體悟,誠然是需要年齡的累積才能獲致。(秋葉赴約而來)
14.以粗暴方式表達自己的憤懣,只能證明自己的思想還未臻成熟。(秋葉赴約而來)
16.「只要生命一日猶在,詩火便一日不熄。」我對洛夫的敬意竟然挾帶著畏懼。被遺棄的詩人,並未自我遺棄。他牢牢擁住自己的生命,燃燒它、炙燙它,讓這個悲傷世界能夠取暖。(秋葉赴約而來)
17.假若你是鐘聲\請把迴響埋在落葉中\等明年春醒\我將以融雪的速度奔來
(秋葉赴約而來)
18.夢是平凡的夢,卻必須以血,以肉體,以生命去換取,最後並不一定實現。夢的焚燒,竟是我走過世紀末的僅有微光。如果沒有那些稀薄的光,我的旅路可能會更暗更冷。終於走完年少時未曾預期的痛苦長路,回望那一盞盞的火光,禁不住悲從中來。(此身雖在堪驚)
19.革命者從來都是浪漫主義,由於時代的遮蔽,使我們的世代不容易窺探他們的人格。(此身雖在堪驚)
20.無論天地有多寬,他從未忘記這是他生命的起點。(此身雖在堪驚)
四、奔流入海: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1.有人把苦難折算成勳章,有人把獻身兌換成權力。(大寒之後,春分之前)
2.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