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1月19日 星期三

【生活印象】下午五點三十七分,沙崙線列車長

台南的高鐵不知何時,

竟出現了接駁火車,沙崙線。

當我這樣敘述時,

聽到的人都說:

「你未免也太資訊短路了吧!」




我承認每天以自轉車代步,

真的讓我在公共交通運輸系統上缺少認知。

因此,我在台南公園的兵工廠公車站

等了一個半小時的高鐵接駁車。


好在,一個好心的阿伯告訴我:

「小姐,你會等無人喔

我才知道我錯了。」

拉著一個沉重的行李箱,

跋涉十幾分鐘的路途來到台鐵站,

正好趕上五點三十七分的沙崙線。

接駁車開駛時,

我發現一節車廂裡只有十幾位旅客,

列車長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伯伯,

微胖的身軀、笑嘻嘻的臉龐,

或許是終年穿梭於各車站,

他的臉上烙著屬於南部陽光下的古銅色調。

當列車緩緩駛動,

他一個箭步踏入車廂,

〈簡直是超越老人家的動能與活力,

讓我們眼前不禁震撼一下! 〉

進了車門,他招呼著車廂內的乘客:

「來、來、來,大家坐好喔!

車子要開了,這位小姐,小心滑倒了!」

安靜的車廂一下子喧鬧起來了

被關心的那位「小姐」拉下他的頭套說:

「阿伯,我不是小姐,我是先生啦!」

全車因此笑成一團……

氣氛打開了之後,

列車長索性坐了下來,

以南部人一貫的熱情語調對大家講古,

聲音宏亮且有力迴盪全車。

車廂內正好有一群校外教學的大學生,

你一句、我一句和列車長閒話家常。

許多人聽著他們的對話,

覺得有趣也紛紛加入,

過了中洲列車在夕陽下緩緩前行,

因為速度實在很溫吞,

有一位年輕人就問列車長:

「車子開這麼慢,甚麼時候才會到呢?」

列車長笑嘻嘻地說:

「少年兄,你不知道喔,

火車開得快,噪音吵死人,

沿途的居民很可憐喔,

所以慢慢開一定會啦。

你可以看看阮台南窗外的風景也不錯呀,

不然來聽阿伯講古啦。」

「是啦,是啦!」車上的人都異口同聲地應和……


感覺上,這不像一列車廂的乘客,

由於這位熱誠的列車長,

整個車廂的人都像是一起來開同樂會似的,

很熱鬧、也很溫馨。

這位列車長每到一站時,

都會停下他的講古,

跳下車招呼乘客,

然後又跳上車檢查門窗,

招呼乘客坐好,才又坐回他的講古寶座。

因為他這樣不厭其煩的動作,

有位年輕人說:「阿伯,你是『牛仔很忙』喔,

這樣跳來跳去不會累喔。」

列車長笑哈哈地說:

「哪會?若是會累,我就去退休了。」


從台南火車站到沙崙站,

二十五分鐘的車程,

這位列車長竟然和全車廂的人培養了好感情,

下車時我們拿起相機說:

「阿伯,拍一張照片啦。」

他急得跳腳說:

「甭了!甭了!

你若把我PO上網,

我就吃不完兜著走,去退休了。」


我們笑成一團說:

「哪會,你那麼古錐,

若是退休,沙崙線就不會有趣了。」


這是我第一次搭乘接駁火車,

列車長的親和與熱情,

讓我享受台南人獨有的人情味,

感覺很難忘,也覺得這城市真是美麗的好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