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1年1月7日 星期五

【生活印象】我的藤原老師


蘇東坡在密州,那時已過不惑之年,


卻是老來聊發少年狂,


「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


他老人家是一手牽黃狗,一手舉蒼鷹,


豪情萬丈、雄姿英發打獵去了,


難怪可以大發塞外風情,


寫得頗有天蒼蒼、草茫茫的氣勢。






蜷曲府城一隅,我沒有英雄壯志,


只是偶爾發一點小小心願—奮學日文,


卻沒想到學得舌頭打結,英雄氣短了。


周遭的朋友知曉我的壯舉,


紛紛賞我一句俗諺:「吃老了,還出痞」


(很玄嗎?不會啦,那是一句台語)


沒想到,好不容易慷慨誓師、屈身就教於東瀛,


我的舌頭竟然像是和「あいうえお」有仇,


超不「輪轉」!


我的學生孟妤說:


「日語,很簡單呀,我都是看日劇學的。」


在這個小孩的善意建議下,


我看完了一部「義經」、外加「CHANGE」,還有「篤姬」…


日語境界,卻只能用一句「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哪裡來?」註解。


怎麼會?孟妤說:「不可能呀」…超級名師的智商形象瞬間瓦解!


我想一定是因為我拒絕櫻桃小丸子、蠟筆小新,所以


一句簡單日文會話永遠說得坎坎坷坷!


但是,我是有堅持的,那麼老了的一把年紀,


還要看卡通學日語,像話嗎?



當然,日文,從此成為我最戰戰兢兢的事業,


一堂七十分鐘的日文課,


比演講三小時,更令我驚心動魄。


更何況我有一位超級家教,藤原老師。


身旁的朋友都知道,只要是我上日文課的那天


心神不定、喃喃自語、諸事不宜,


甚至,對話時會下意識說:


はい」、「とうも」、「すみませh」…



昨天上課,藤原老師在黑板上寫著:


みかはすでに半年日本語を勉強している


意即,我學日文已經有半年了,

哇啊,這句話一舉驚醒夢中人!


原來,我的忍挫力還真不錯,


竟然就這樣熬了半年,


仍然奮力不休。


藤原老師說完之後,


發給我上一節課的單字測驗成績,


得分是一百,但是一絲不苟的她


仍然在考卷中的一個字母上用紅筆圈起來


她堅持「」的一撇要寫得很直,


不可以寫成「一點點」彎,否則會像「」字,


,不可以彎,一點點也不可以」她用生硬的國語笑著說。


我只好乖乖地罰寫十遍…


我想,我的日文可以撐下去


藤原老師,這位神奇的日本女人,


絕對功不可沒。





第一次遇到她時,


是因為原來任教的老師請假,


代課那天,她突然走進教室,


我著實嚇了一跳!


然後,還來不及打量老師的長相時,


她就發下一張考卷「こんにちはテスト

我胸有成竹地答題完畢。

那天課堂上,依照之前方式口語練習


但,我的會話練習卻都被她打了回票


いいえ、もう一度

她很堅持我一定要每個單字都講清楚、說明白,

「不可以把單字吞下去。」


就像我在教導學生演講朗讀一樣,嚴格!


哇—踢到鐵板了,我在心裡自己說。


以前那個卡哇伊的老師多好,


無論多麼打迷糊賬,她一概笑納我糊里糊塗的對話


那個卡哇伊姑娘都會鼓勵我「はい」、「はい」,

我從來不知道自己這樣唸是「いいえ」,




從那一天之後,


我幾乎每堂課都會接到「いいえ」、「もう一度」的要求,

更驚人的是,那一次的測驗,

考卷發下來,我得了不及格的分數,


天哪!我瞪大眼睛!


從小到大,我沒有收到這種成績,


怎麼會?(這種成績單只有我發給學生,不是嗎?)


我寫的每個單字都對呀,


藤原老師在單字上註解


」「」兩個字要分得很清楚,

書寫的高度並不相同,


」濁音的兩「點」,要「點」在正確的位置


「『點點』很重要。」,她說的。

在那當下,我拜服了這個嚴師,


任教至今,我還以為我自己已是要求完美、一絲不苟的老師,


現在,遇到一個更有效率與堅持的嚴師,


而且,還是道地的日本人。


於是,我向日語補習班要求,


我要讓這個老師教。





幾個月來,每次上課,


藤原老師進教室第一句話除了「こんにちは」以外,

就是不斷不斷的會話

比如:「今日は何曜日ですか」

「何時ですか」、「あなたは今朝何を食べる

凡眼前所見之處,

凡當下可發生之事,都是會話的教材,

有時精神不濟進入教室,


還真阿Q地想像:


如果教室裡全面淨空,什麼活教材都沒有、真空狀態,多好,


要不然,書本、鉛筆盒、或者我身上的背袋、項鍊、耳環、手錶,


都會在藤原老師「ああ—」一句驚嘆之後,成為最佳教材。



偉大哉!藤原老師,反應真好!


我想即使教室裡沒有教材,


她也會從空氣中變化出會話的元素,


上日文課,我終於可以體會淝水之戰時,


「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緊張氛圍。


但是,不可否認的


我的日文單字進步神速,


我的會話開始自由運轉,


都是她的功勞。


當我拿起日文會話可以朗朗上口時,


我彷彿看到今年四月京都的花季,離我不遠了


我因為想到京都看一季花開花落的動機而勤學日文,


但是,讓我可能觸摸到那語言會話的領域的,


是藤原老師的耐心與教學品管所致呀。




半年來,藤原老師成為我觀察日本女人的絕佳參考點。

每一堂,她總是化著濃淡適宜的粉妝,

穿著搭配得體的時尚服裝,

很有精神地出現在教室,

只要她一出現,

我的精神就來了,

身為一位老師,她是很敬業的

充滿活力、板書清晰、解釋文法條理清楚,

她就像我所認識的日本朋友

隨時隨地敬謹地扮演自己工作上的角色。

上課時,我時常看著那張調理分明的臉,


我在想:為什麼我們都忘了應該這樣乾淨地打理自己呢?


她,總是的抹上一痕淡淡微藍的眼影,

在黑亮的眼神中,那一抹藍,很有浪漫的風情,

一眨一眨地,像愛琴海的夢,

她喜歡穿著帶一點花色的絲綢,走起來,總是飄逸,

她也常在腰間挽一條輕鬆的腰帶,

隨著寒暑,絲衫、暖棉、毛呢,那衣帶不斷變裝,

永遠搭配得恰到好處。

有一次,她穿著牛仔褲,褲版上鬼洗的圖案,加上破綻的妝飾,

沒有邋遢,只有端雅,

我很納悶:怎麼日本女人可以把牛仔褲穿得這麼優雅?

過新年前,她告訴我日本人歲末的「ご挨拶」

和新年的祝福是不同的,

所以,明年上課你可以對我說「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今天是一年的最後一天,你可以對我說:

「今年も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どうぞ 良いお年を」。

她也說,日本人永遠不會直接拒絕人,

那是不禮貌的,他們寧願說「ちょっと…」


藤原回日本度假,

帶給我一個小禮物

我打開華麗的棉袋,

拆開典雅的友禪紙,

再除去象牙白的內裝紙,

禮物是一包京平糖,

小小盈握,不及半個手心

包裝竟可以如此華麗!

藤原老師說:日本人送禮,包裝是一種禮貌與尊重,

更重要的是,京平糖是一種傳統的京都甜食,充滿文化感。

我把京平糖含在嘴裡,

淡淡的甜味,若有似無,

它像珍珠一般的表面一一滑過舌尖觸磨

小,而美,美而雋永,耐人品味。


我的藤原老師,

不僅是日文的嚴師,

也是我對日本文化的接觸點,

在日文學習的領域,慶幸有她耐心的教導,

我從那些小事中,感受一份敬謹的生活態度。

中國人說:同船共渡要修五百年香火的好因緣

何況師生一場,

感謝我的幸運,遇此良師。


後記:朋友每聽我說起這位老師,

就說:「好耶!我也來向她學學。」

我都告訴他們:好老師要有好的學習態度共同成全,


否則呀,非誠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