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1月8日 星期六

【生活印象】你說的愛,「不難」,並不代表可以「簡單」


在古典音樂瀰漫的茶樓,


他低俯著頭,正努力從傷感中奮力起身…


像每一次我看到的愛情悲喜劇,


也像多少次舞台劇的排練台詞,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他說。


千金難買早知道,


要多少次悔悟的淚水才會真正「知道」?


我調整了坐姿,突然自己也詞窮了,






不知道該怎麼安慰這位


其實很老了才來體悟「早知道」的人。


年過不惑,每個人開始盤算自己的財產總值


當然,沒有一個人願意結算:情傷。


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我想在職場上叱吒風雲的這位朋友,


一定摔得不輕,


他說,從來沒有想過這一生會知道什麼是愛?


現在老天卻開了這一個分手的玩笑,


我看著他,問:愛是什麼?


他慘然一笑,告訴我:


「我一直在付出,我用全心全意對待她


我每天想著她,這還不夠嗎?


可是,她還是走了…」


我扳起手指問他:


她喜歡什麼?


你陪她一起做什麼事?


生日呢?她傷心的時候你在哪裡?


你知道她最喜歡吃什麼嗎?


吃飯時,你為她夾菜?


天冷時,你送給她一盃熱茶?…


這個中年男人被我惹惱了!


「男人!怎會做這種瑣碎的事!」


我知道,他下一句就要說:


「幫幫忙…這…」這種牢騷的話了。


於是,我趕快先下手為強,下了結論:


你不懂愛一個人。


愛,雖然不難,但並不是這樣簡單。


男人說:我把她放在心上,她怎可以不愛我?


女人說,我甘心犧牲自己了,還不夠嗎?


我的眼前浮現瓊瑤式的單調情節:一切,都是單音交響


沒有共鳴,徒然辜負,不是嗎?



愛,不難的理由,是因為把一個人


放在同理心思考、關愛、體貼如此而已。


我們都不習慣,所以愛並不簡單,


因為我們都放不下身段,


以他人的思考設想他人的需求。


愛,因此無法取得原諒與寬容。



陰霾的下午,走出茶室,


聽聞有一群孩子


在公開場合中為了分班與否


互相攻訐、大聲撻伐。


心下有很深的感傷,


在國、高中時期的青少年,


澎湃的感情像一把利器,


可以衝撞長城,


可以割傷自己,


教育如果不在這時候給予一點善意扭轉,


未來她們的人生中,會有多少怨悶、責怪別人的慣性呢?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距離遙遠的理由往往是因為


我們的愛,時常很狹隘,狹隘到只看見自己,

卻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