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1月7日 星期五

【生活印象】靜泉之憶


午後,在「藝術的故事」讀書會與朋友分享名畫,


鏡頭中的「靜泉之憶」又再度讓我走入深邃靜美的思緒裡。


柯洛這一幅作品又名「摩特楓丹的回憶」是我極喜愛的畫作,


整幅畫像一首甜美的詩,淡淡的筆觸,


紀錄著一個生命中的美好印象。


畫面中,他深愛的妻子揚起柔美的雙臂


採擷樹上的花朵,孩子一仰一俯撿拾花瓣,


風,徐徐吹過,軟嫩的樹枝歪斜了,


枝頭豔熟的花蕊辭枝飄落了,


風還是徐徐地吹著,


吹得整個畫面都傾斜了


但是,傾斜的角度恰到好處地讓人沒有壓迫之感


只覺得天與地,都要在這個稍稍傾斜的樹梢、樹葉中


也輕輕地旋轉起來,舞蹈了…


空氣中,飄散著若有似無點點


像紫色的夢、像黃色的螢火蟲,


一直飄盪飄盪與湖泊的光影交織成迷離的夢境…



我們的回憶中,也有那樣靜美的夢吧?



1995年故宮博物院策展「羅浮宮珍藏名畫特展」


來台的七十一幅畫作中,


「靜泉之憶」是我最愛的作品。


當時在畫前踟躕流連,


畫面中引起的共鳴讓許多生命中的記憶


盡在前畫前翻湧浸灌。



一轉眼,十幾年過去了,


十幾年來一起走過的人、事、物


巨大的仍然震撼心臆,


微小的,仍然飄盪在思緒中。



曾經,五月,夕陽冥冥沉落的黃昏


在南台灣的黃金海岸


赤足獨走一條海岸線


海水習習沁滿腳踝與落寞的心


那時,過膝的長裙在海風中飄盪


至今,我仍能記憶那天海風的溫度。



在京都,四月,


造幣局的櫻花因為一場無預警的春雨


提早凋落了,


踅回到哲學之路,


沿著蜿蜿蜒蜒的小路尋步探訪時,


白色的櫻花一瓣一瓣隨風飄起來了,


在風中,追逐那些花影,像蝴蝶一樣


與風共舞,然後又飄落到水裡


那時,春雨、落櫻都不中意了


迷人的,只有眼前靜靜行走中的


點點小白花瓣引路,


也在安靜中與我對話,


哲學應該可以這樣悟出來吧。



三月,久違了九份,


基山路的人群聚了、散了,像趕市集似的


我在幾百個學生之後,


一一溫習那喧鬧走過的街道,


轉角的窄巷,


一個老阿婆坐在屋前在撿豆子,


我蹲下來和她聊天


「你係老師喔?」


我笑了笑,搖搖頭


光影糝在阿婆臉上,她笑了


阿婆彷彿覺得是誰都沒關係,


時間在此,靜止了。



有多少的記憶,


是像那靜靜流淌的水流,


在我們的心匯聚成泉?


那些我們珍愛的記憶的,


一旦記住了,就不會忘記,


像那靜泉之憶


一筆一筆刻成永恆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