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旅行】神的國度,善良的眼:一趟藥師佛之旅



20101113日,

經過六小時的飛行,

抵達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


在過去的閱讀中,尼泊爾彷彿是一位披著面紗的神秘女子,

在搖曳生姿的款步裡,她的歷史,她的文化,

她那深奧不可測的宗教信仰,常在我心。

我曾想像跨越千山萬水而造訪,卻總是因緣未到而作罷。

這一次,因為成大醫學系醫療團隊的義診,

也因為妍儀的熱情引薦,我得以與法音師結緣,

並且窺見這個神的國度,幾日巡禮,留下難忘印象。




深夜入關印象

加德滿都機場與所有我曾經去過的國家不同,

夜裡並沒有燈火亮的大廈,

機場過道與出關口,幽暗靜寂,

走出機場,荷槍實彈的軍警林立各關口,

關口外,黑壓壓的人群在鐵欄外

等著入關外客的行囊,他們陌生而安靜。

法音師帶著幾位喇嘛,看管著我們的行李上車,

一輛十二人座的旅行車,擠滿人,

車頂上重巒疊翠似地插著我們的行李箱,

我望著那令人驚嘆的裝載量,

在一片闃黑中緩緩行駛,顛顛簸簸的道路盡頭,

除了黑暗,還是神秘的黑暗。

沿途沒有街燈,耳畔傳來接機的喇嘛與司機一路上談笑著,

他們的語言有著特殊旋律的音頻。

不久,眼前一片藍光,車在一個不起眼的路口停下,

轉過門樓,迎面便是一雙巨大天眼

—傳說中的尼泊爾佛陀之眼以慈眉善目探看眾生,

夜晚的博拿(Bodhnath)佛塔,以寧靜與安詳迎接我們。


晨起的梵唱

清晨五點,彷彿來自天邊無涯無際的梵唱,

敲醒了一天的開始。

據說許多前往喜馬拉雅山旅程的商旅及行人,

會來到這座加德滿都谷地間最大的佛塔祝禱,

因此從早到晚在博拿佛塔都可以看見

許多藏胞、喇嘛及當地人沿著佛塔繞行誦經。

一圈圈的繞行中,他們轉動祈禱輪,

虔誠地五體投地禮拜,或者靜肅地面壁頂禮。

我登上白色的塔身,近距離欣賞四眼天神的壁畫,

抬頭望見各色飛揚的天馬旗,

俯瞰虔誠的信徒以順時鐘方向一次次繞行塔身而走,

口裡喃喃頌唸著經文,

清晨的陽光糝在他們善良的臉上,有著聖潔的光暈,

在那一刻,我感覺宗教真是巨大而善良的力量,

讓人們可以相信、可以仰望、可以寄託,

更可以充滿動力不斷向前行走。

梵唱之聲迴盪耳際,我的心也彷彿洗滌塵埃,滿懷喜悅了。


活在歷史中的古城

在喇嘛的陪伴下,

我們參訪了具有特色的蘇瓦揚布拿佛塔(Swayambhunath)、

杜兒巴廣場(Durbar Square)、千佛廟(Mahabouddha)、

也走過充滿生意熱鬧的塔美爾區(Thamel),

尼泊爾色彩繽紛且雕刻繁複的寺廟令人驚豔,

多重屋頂的紅磚建築與精細木雕,

讓每一座古蹟,都是傲世的寶藏,

然而,我認為在這些並不是尼泊爾最大的寶藏,

他們真正的寶藏是那些與古城共同生活的當地人。

走過世界上許多古城,古蹟的痕跡仍在,

矗立在一個個漶漫風漬的場域,

讓世人憑弔,吳哥窟如此,埃及金字塔也是,

當我們讚嘆希臘古神廟的偉大時,

歷史中人早已作古,歷史的現場是冷寂的。

但,尼泊爾很不同,人們還在古城中,

用他們亙古以來的方式生活著,

他們會編織、有市集、會做傳統手工,

每個午後會像那個古老的年代中的人,

坐著閒閒的曬太陽,或聊天。

而且,他們會用傳統審美的方式穿戴裝扮自己,

打耳洞、抹粉臉、插上鮮花,

在我與他們照面時,他們通常是笑著的,很可愛的人。

世間風景常有,但,因為人,讓風景美麗了。

我但願當物質文明已漸漸浸入這個國家時,

尼泊爾人依然可以善良如故、樸實如故。


藍毘尼義診
行程中最重要的任務是在藍毘尼的法會中義診。

國立成功大學醫療團隊為了這次義診花費許多心力,

從台灣各地募來許多珍貴藥品,

並召集醫院裡優秀醫生共襄盛舉。

從台灣出發時,為了使這些珍貴藥品及醫療設備全數通關

每位同行的人的行李都被規定減量,

藥品順利通關,義診之行邁出第一步。

法會中,前來義診的人絡繹不絕,

協助醫療的醫師群每天十點開始義診,

至下午五點結束,擔任護理及醫藥工作的護士,

每天投入義診工作備極辛苦。

然而,法會中許多喇嘛的鼓勵,

法音師全力支援的力量,

讓大家在付出精力之餘,

仍然可以享受義診的快樂,

幾日的義診,

我們有著施比受更有福的愉悅,

也感受一起共事,大家做朋友的可貴,

誠如法王所言:「義診,是一趟藥師佛之行。」

可見,心中有佛,步步都見緣喜蓮花。


花海中的圓滿

這次尼泊爾之行,

我內心中最感動的是參與薩加法會的機緣。

法會中,我看見老老少少扶老攜幼參與法會的盛況,

每天,在協助義診的工作之餘,

我會撥空參與法會的活動,

法會中敬頌《普賢行願品》,

隨眾師姐、師兄誦經,

我得以領略經文的美妙與寬大,

「恆轉理趣妙法輪」彷彿有一種念力,

隨經文而起,告訴我那生的喜悅與奧妙,

在捧誦經文時,我會想起一種美妙的感覺,

像昔日我研讀詩文時,覺得一切都滿溢著趣味的感受,

然而,宗教是更純淨的祝願,

「我今回向諸善根,隨彼一切常修學」。

我心中有念:若人世是這樣虔誠的祝禱,

何處不見菩提呢?

在頌念經文時,千千萬萬的發想油然而生,

我一定要用更善的心去對待身邊的人與事,

想著、想著經文裡「於我常生歡喜心,一切意樂皆圓滿」,

便不知不覺成為我在尼泊爾之行中最喜愛的兩句話了。

自從誦讀《普賢行願品》之後,

每天,我寫一張明信片,

寄回遙遠的台灣,給家人、給自己,

我希望永遠不要忘記這一場肅穆的法會。

法會中有好機緣親聆法王開示,法王以綠度母垂贈,

綠度母,是文成公主的化身,是觀世音菩薩的眼淚,

菩薩於無量劫前,利益有情,

然眾生度不勝度,眼淚,是慈悲的關愛,

手持綠度母,我會珍惜這份祝福,

讓自己的善心善念,

積集善業功德,能得平安吉祥。

藏傳佛教薩加派,又稱花教。

花,是生命果實的開始,本就充滿嫵媚生趣。

佛書中有天女散花的描述,

在這一次法會中我也彷彿親見,

祈福祈壽的法會結束時,

所有與會的大小喇嘛捧起一團團的花朵,互相拋擲,

當橙黃的花瓣一一落下,

整個會場充滿了閃亮的花海,

我看見誦經者的喜悅,

我看見年老的喇嘛,瞇著眼對我稚笑的臉,

我看見一個個小喇嘛們像回到童年時,

沈浸在花海的雀躍,在那當下,

我對這個宗教有一種無名的崇敬,

宗教,幾乎都是如此莊嚴肅穆,

但是,花教的信徒們,除了敬畏,還有喜悅,

這是宗教了不起之處了。

此行,一起協助義診的喇嘛

是從寺廟裡學得知識、懂得語言與我們溝通,

甚至,因為宗教的協助,

他們可以走出不一樣的人生路。

在法會中,一群小喇嘛拿著鉗夾、垃圾袋沿著道路兩旁與帳棚區,

撿拾垃圾、清理環境。

我在這些小事中,看見宗教的力量,

也看到尼泊爾善良的人們多麼需要宗教的引路。

這個國度,是物質貧瘠的國度,

但是,如果信仰的心永遠常駐心頭,

他們扶持這杖前行,會有更綿長的力量與光明的遠景的。


願以此文,祝福我曾走過的這個國度與相遇的人,

一切圓滿盡無餘。


(此文刊登於2011薩加派佛教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