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1月13日 星期四

【影像閱讀】你可能會忘了我,但我會記得你


導演,一個說故事的好手,透過鏡頭,


他們講述了人間的故事。


如果,導演的鏡頭裡,


是真實的演員,沒有經過排演的故事,


那帶給我們的震撼力,更深刻,


紀錄片的迷人便是如此。





「那遺忘的時光」這部紀錄片,


故事裡沒有亮眼的主角,


卻有發生在我們周遭的真實事蹟。


故事裡遺忘的記憶,


與不忍卒睹的衰老,


我們都有可能面對。


失智症,就像一個抹去年輪的樹幹,


在無刻痕的日子裡摸索僅存的印象,


景珍奶奶、水妹、阿蟳奶奶、尹順周、良文阿伯…


他們無助的搜尋記憶海馬區的失落斷層之後,


徒留一片空白與茫然。


就像大腦給擦布擦掉了,


那麼在平滑無紋的腦葉裡,


什麼是永恆呢?


紀錄片中讓人最心痛的是那一雙雙茫然無依的雙眼


好像從大夢中醒來,


可是無法記憶到底誰是莊周?誰是蝴蝶?


甚至,也許會懷疑,


那個夢裡的人物與情節是不是真實出現過?





依據資料統計,


65歲以上的老人罹患失智症的比率為5%



80歲以上更高達20%



平均有大約10%以上的老人會漸漸失去記憶,



這是一個最公平的病症,



哪管你富貴貧賤,若遭逢此劫,一律皆倒!



更值得憂慮的是每一位失憶症患者,



平均影響周遭22個人正常生活。



我們都難以下這豪賭說:我不是買家,或,我不是輸家,



只有造物主知道命運骰子的答案,


面對如此,我想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


謙卑地對待我們的人生


珍惜地善待周遭的人。





在紀錄片中,


每一個失憶的故事的主角都有過不去的難關,


常常說著「嘟嘟媽媽」的水妹,


她的心中,有一個美好的桃花源:西林村


但是,現實生活中,她永遠回不去了…


戰後老兵尹順周受壓迫的傷痛深植於內心,


因此,他永遠活在「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的恐怖裡,


甚至,連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都不能相信;


家暴的父親良文伯,


從來沒有和顏悅色對待過自己的孩子,


而且,家人也不知如何與之相處;


景珍奶奶在每一次忽然起丈夫離去的痛苦時,


那椎心的痛,就像普洛米修斯的酷刑,一次次讓她哀嚎啼泣…





但是,現實的藩籬再深,無奈再多,


總算人性有一股善良與愛


讓他們重新找回摸索前行的路,


景珍奶奶不記得幾十年的老友,


但是,老友仍然熱情擁抱,


讓老奶奶可以笑,也會知道感動的哭了。


困苦貧窮的老夫妻,


因為年輕的時候曾經騎著機車南征北討的情意,


讓老先生花盡所有金錢,也願意照顧她一輩子,


老先生說:「她也曾經是這樣用生命保護我…」


面對記憶回到原點的父親,


良文伯的女兒開始學習牽起父親的手,


陌生的妻子,也開始學習與疏離的丈夫相處,


水妹,用她的歌聲,唱出自己內心的感受,


引伯伯在孩子不離不棄的照顧中,


漸漸鬆軟了武裝的防備,


王老師,教導大家學英文,


在相濡以沫中他們的生命得以慢慢走下去。


所有的傷痛若是不能避免,


人世間唯有愛是一切慈悲的開始。





我一直很喜歡〈愛的真諦〉這首歌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愛是不嫉妒

愛是不自誇不張狂

不做害羞的事



不求自己的益處

不輕易發怒

不計算人家的惡

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



凡事包容 凡事相信 凡事盼望

凡事忍耐 凡事要忍耐

愛是永不止息」





有人說:「我們沒有了記憶,就什麼也不是了!」


但是,誰能保證生命中經歷的每個細節我們都不會忘記呢?


誰又能保證,走到衰老那一刻,


我們還是有尊嚴而且意識清明呢?


天地以萬物為芻狗,


我們都難逃生物法則,


但願,我們一心存善,莫望有愛,


一如《品賢行願品》所言:


「我今迴向諸善根」


「一切意樂皆圓滿」





Don’t forget we love you very forever.


我想這部感人的紀錄片,


導演所說的故事,


都可以此為核心主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