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0年12月4日 星期六

【生活印象】當陶淵明遇到FACEBOOK

當陶淵明遇到FACEBOOK



晚上在涴莎講堂導讀《紅樓夢》第二回,

內容中談到陶淵明,

帶領著與會的朋友一起讀他的閒情賦,

讀他充滿率性的詩句,詩意悠哉。


演講結束時,

與會的聽眾想索取關於〈南方講堂〉的資訊,

我告訴她,從網站上可以知道近期的活動,

當他的願望被照顧時,

我從那臉龐看到我是好人的評語。

回程時,

腦海中不斷縈繞著講堂上的資訊,

心想:這個平台原是回應許多想知道資訊的朋友而架設的,


如今,好像開始跑出能量了。

然而,守著網路守著FACEBOOK

我彷彿那走出桃花源的武陵人,

遂迷不復得其路


天天手指一點,

資訊氾濫,

分秒掀開頁面,

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暴漲而至,

你的朋友的朋友是我的朋友的你的朋友

嚴肅的媚俗的有感情的只是牢騷的事件,

像被剪碎的拼布

織成紅藍綠紫的百衲被

這世界一下子,變得很萬花筒,

變得很野獸派,或者後現代。


我不免有一種迷濛的隱憂:

我一向是陶淵明的信徒,

我以一種現代的方式躬耕隱居,在書海。

然後,很想用浪漫的方式學學張愛玲,

大隱隱於市,

若有投刺造訪者,

容後再論。



現在,FACEBOOK是個強力叩關者,

讓我與陶淵明的世界漸行漸遠

甚至,我已無法望其項背了。


如今,每天每時每分每秒

FACEBOOK與我同在,

不,應該說,打開電腦

我便打開一個溺頂的海洋,

想想,我已經年紀有一把了,

卻不得不一頁頁看著小女生小男生

用青春的激情ㄍ一ㄠˇ不公平的愛情與考試制度

其實,我越來越分不清楚

這算不算是一種後中年的幸福?

然後哂閱笑納?


雖然如此,但是,平心而論,對於網路無遠弗屆

而且瞬息萬變、資訊爆炸的狀態,

我是既感恩也畏懼的。


我不知道如果陶淵明生在千百年後的今日

對當代裡網路的平台,是否願意概括承受,


然後樂於在01之間,當個快樂的宅男?

不用歸去來兮,

因為科技不蕪!

不用擔心草盛豆苗稀,

因為放眼當前,

宅在網路的幸福人們,

都是願無違。


不容諱言,對於數位化的場域

我有科技的黑箱憂鬱,

但是,黎明前的景象必然是暗夜。

我感謝有TICA敲碎我古典的衣袍,

說服我往數位化的雲端前進,

對於這樣的不可逆局勢,

我只能說,

我會加油的,

我會讓我的細胞不會天天嚷出歸去來兮,遠離塵囂的渴望。


FACEBOOK大張旗鼓的天空下,

我只能說:再見了,我一貫寵溺的陶淵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