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8日14:00-16:00十八卯茶屋【紅樓夢導讀】那一朵雪中紅梅!

2016年10月16日 星期日

【我的旅行.秘魯】藝術,在原鄉的歌唱裡

旅行秘魯路上,
我一直想起十二世紀薩克森僧侶
.維克多的雨果(Hugo of St. Victor)的一段話:
凡是一個人覺得自己的家園是甜蜜的,
則他仍然只是一位纖弱的初學者而已;
認為每一寸土地都是他的故土的,
則已算是一位強者;
若將整個世界視為是異域,
則他已經是一位完人了。
纖弱的靈魂只將他的愛固著在世界的某一個定點上;
強人則將他的愛擴充到所有的地方;
完人則止息了他的愛。
(按:
聖僧雨果想說明的是:
走不出自己美好家園方寸之地的,
是甜蜜的軟弱靈魂,
但是,抱持著「我來、我見、我征服」的強者,
也不是最完美的人格,
唯有,止息了自我驕矜的價值感,
用尊重異域的心情與理解,
去看待那些異質的文化與生活,
才是真正的完人。)

走出去,
只是提腳便走的簡單勇氣,
走出去之後,
永不帶有批判、無謂悲憫與價值判斷看待旅行中的人與事,
真的是我一直要好好學習的功課,
所以,我與很多朋友分享旅行的定義:
「旅行是謙卑學習的修行」,
便是如此。

走了一趟秘魯,
很喜歡這個充滿藝術的原鄉,
在幾千公尺的高原,
窮山惡水的地域,
人們生活如此困苦,
卻用充滿美麗的心眼與雙手,
編織那些琳琅滿目的精彩。
旅行,帶不回來的很多、很多,
所以,我就將這些拿不走、卻十分感動的藝術,
留在我的鏡頭裡。

我也特別感謝在旅行中與我一起勇氣前行的Sisi
當年在南女帶著她去美國遊學,
十幾年後,
學生的精彩、可靠、博知博學,
竟然是我這位老師望塵莫及的,
她和我一起同患難(走過高山症的日子。)
並且忍受我這個永遠跳tone、半夜開燈寫作的老師,
(高山症的患難是有啦,也不知有沒有同享福?)
在秘魯旅行時,
許許多多的小細節都讓我覺得:
在台南女中認識這些精彩的孩子們,
真是老天給予「得之我幸」的恩寵。